今天也是没有更文の一颗栗子

『山中何事?松花酿酒,春水煎茶。』
cp杂食,日常爬墙x

突然涨粉【惊恐.jpg】

所以我484要开个点文?

评论抽取,最好是cp+梗/设定
(暗戳戳说一句我不会开车x三轮小破车了解一下x)

占tag致歉x

【0.5宣+民意调查】全职韩张合志《此间》民意调查

拼命打call

玖夏夏:

主要是想事先知道大约有多少人会买本 毕竟前期消耗太大 后期很可能亏


所以如果没达到一定数目大概就是窗了


以上


民意调查的投票在微博


拜托拜托啦


价位90-150含随书附赠的周边


明年暑假预售 十一或者寒假出本 会参展
staff约好了一大半 还有一些正在约


准备10+写手 3-5画手


staff列表(已确定 待完善)
主催/策划:玖夏
副催:李子
staff文手:虫方方 南霓弯 韩十四 照照 清卿 晶格 玖夏
staff画手:彡彡
校对:李子



重要的地址发三遍


重要的地址发三遍


重要的地址发三遍




顺带lof 微博都求扩散 就是转发

#七夕节你收到对象的拥抱了吗#

*深夜七夕狗粮一波

*空间看到的图,侵删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身高网上找的,不对请告知纠正√

*联盟cp掉落【肖戴/韩张/王车/邱宋/刘卢】

PS刘卢里夹带一句话喻黄,无tag注意避雷,其他cp自由心证^_^

*PS,车前子原名车苢设定来自@笑笙修 太太,已得到授权(〃'▽'〃)

*故事发生时间可能都不在七夕 ̄  ̄)σ

*觉得我写得不好请私信或评论区,我尽量改,但先说一句不接受撕x

*如果可以那么请继续(๑•̀ᄇ•́)و












#肖戴的场合#

肖时钦身高180,戴妍琦身高162

    不管什么样的女孩子,都是有一颗少女心的。就像拉着队长一起过儿童节的我们的戴妍琦小魔女。

    手里拿着两只那么大圆筒回来的肖时钦看着在游乐园里蹦蹦跳跳的戴妍琦无奈而宠溺地笑了笑。他和戴妍琦的关系还没有确定。他喜欢戴妍琦,但是并不确定对方喜不喜欢他。在这种事情面前,什么战术大师完全派不上用场。肖时钦想了想,觉得王杰希说的对,虽然听起来很扯。

    “今天天时地利人和,宜告白。”

    看着王杰希一本正经发过来的话,肖时钦有些无奈。这些人真是够为他操心的,叶修张佳乐他们出(xia)主(nao)意(teng)不说,连王杰希都跑过来给他算命了。

    不过,自己是不是也应该试一试呢?

    “队长?你刚才在想什么这么入神,冰淇淋都快化了。”

    肖时钦吓了一跳,试图掩饰刚才走神的尴尬。

    “没什么,只是感觉你玩得很高兴,就没好意思打扰你了。”

    “那队长你为什么不去那边坐着等啊。”戴妍琦接过抹茶味的那么大圆筒就开始吃,肖时钦一边吃一边纠结着告白的事情。“不愧是联盟第一脸,感觉这个销量一定很好,不然队长怎么去了这么久。” 戴妍琦吐了吐舌头,朝着肖时钦眨了眨眼。

    突然,肖时钦加速吃完那么大圆筒,把包装纸塞进口袋,看着戴妍琦,有些局促地开口:

    “小戴,我······”

    “队长?怎么了?”

    “······妍琦,我喜欢你!”

    肖时钦视死如归般吼完这句话,面颊连着耳根一起烧得通红。他甚至不敢去看戴妍琦的眼睛。肖时钦用力闭了闭眼,然后就看着戴妍琦,这个他打心底里宠爱喜欢的姑娘,表情纠结凝重得似乎在等待着最后的审判。

    然后他就这么看着戴妍琦一口一口吃完剩下的那么大圆筒,内心未得到回应的寒冷与强烈喜欢的炽热碰撞,搅得人无法思考。

    然后肖时钦就这么呆愣着看着戴妍琦突然朝他扑过来,双马尾划出弧线。肖时钦手忙脚乱地接住戴妍琦,就感觉到她双手搂上了自己的脖子。清脆活泼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语气中满满的都是喜悦。

    “我也是。最喜欢队长了!”




#韩张的场合#

韩文清身高181,张新杰身高177

    十年霸图,一如既往。

    可是韩文清就算再怎么不情愿,也终究到了该退役的时候了。

    当记者会上韩文清宣布退役的时候,底下并没有炸开锅一般的讨论,反而是一片寂静。好像他们都忘记了韩文清是从第一赛季出道的选手,又好像是对英雄最后谢幕的致敬。

    于是整个发布会只剩下韩文清一个人的声音。

    “很可惜,这一赛季霸图没有拿到冠军。”韩文清顿了顿,仿佛在调整自己的感情。“很可惜,我不能再在这个赛场上战斗下去了,我知道自己在这个地方停留很久了,和我同期出道的人全部都已经退役了。时间的流逝伴随着手速的下滑,虽然不甘心但是不得不承认,这已经是他们年轻人的天下了。后辈们都已经成长起来了,我也相信奇英已经能够接替我带着霸图一如既往地前进。那么队长一职就暂时交给新杰。但是我会陪着霸图一路走下去,就算只作为一名普通玩家,我对荣耀、对霸图的热情永远不会变。十年霸图,一如既往。”

    正在收看着直播的霸图粉都红了眼眶。他们眼中最好的队长,永不服输一如既往的队长,就这么宣布了退役。还有很多深有感触的其他荣耀粉,以及一些职业选手都不免唏嘘。在一些资深荣耀粉的记录中,初代五圣的光辉就此黯淡,但他们的账号卡依旧在这个赛场上战斗着,铭刻着他们主人的光辉继续前进着。

    张新杰全程静静地坐在韩文清旁边,一言不发。他知道他什么都不用说,于是他选择了默默坐在他的队长身边给予他最大的支持。其实从理智和感情两个角度,张新杰都是希望韩文清退役的。但是真的到了这一天,又有一种“廉颇老矣”的悲壮。

    张新杰知道韩文清如果再不退役,他的手部会受到不可逆转的伤害,而且奇英也无法进一步成长起来,所以他选择了退役。

    记者会结束以后,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先走了,只留下韩文清和张新杰。

    两人就这么在休息室里相顾无言。

    突然,韩文清向前一步抱住了张新杰。张新杰一瞬惊讶之后便是了然,于是伸手回抱住了韩文清。感受到面前的人放松了下来,张新杰轻声说道:

    “一如既往。”

    而韩文清只是沉默着没有说话。就在张新杰以为他没有听见的时候,一个略沙哑的声音从胸腔中传出,撼动着他的心:

    “一如既往。”




#王车的场合#

王杰希身高181,私设车前子原名车苢,身高175

以及俱乐部与公会分开

    B市的冬天很冷。

    车苢站在微草俱乐部的门前,时不时把手拢到嘴边哈出一口雪白的热气,然后不住地搓着手。可这对于这寒冷到令人发指(雾)的天气来说也只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他婉拒了保安大叔让他去门卫室坐坐的建议,因为他怕王杰希看不到他会担心。虽然自家大神男朋友可能不会这么蠢,但是毕竟爱情使人盲目。

    “抱歉,小苢,等很久了吗?”

    于是王杰希出来的时候就看见自家小恋人一边哈气一边搓手,还试图把脸全部埋在围巾里。围巾是去年微草发行的限量周边,王杰希爆手速抢了一条给车苢。至于为什么是一条,你以为战队的周边哪一次不是人手一份了。只不过战队的人和抢购周边的第一名(那肯定是我们大眼了对吧)是可以绣上自己的名字的。王杰希把围巾送给自家恋人的时候毫不意外地收获了恋人一个激动的拥抱以及一只熟透的小车苢。只不过王杰希送给他的是绣着自己名字的。(该说你心机吗王队/手动滑稽)

    “啊杰希,”车苢似乎有些局促。就算当了这么长时间的情侣,但是看到自己的偶像也免不了的不自觉紧张。于是把头向围巾里面又埋了些,闷闷地开口,“其实也没有等很久啦。经理找你肯定是有重要的事商量。”

    “再重要也比不上你啊。”王杰希有些心疼地看着车苢被冻得通红的鼻尖,执起他的手放在手心。感觉到对方的手由冰凉得手指都无法自由活动到变得温热,王杰希才一边帮他整理衣服、把围巾解下重新给他围上一边开口。“这么冷,这么不多穿点出来。冻坏了怎么办。”我可是会心疼的。

    王杰希回想着他和经理的交流,面上不禁有一丝笑意。虽然出发点是为了自家小迷弟,不过这的确是个好活动。他算了算手办的制作周期还有改进要的时间,刚刚好能赶上情人节。

    “其实也不算很冷,只是出门没有戴手套而已,所以手有点冷······”车苢红着脸小声说,目光有些心虚地飘忽不定。突然,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眼前纷纷扬扬地落下。“杰希,你看,下雪了。”

    王杰希就这么牵着他的手,看着眼前渐渐被雪白覆盖。“是啊,下雪了。我们走吧,到时候下大了就不方便了。”王杰希刚想折回俱乐部拿伞,就感觉到一股力拉住了他。

    “不要拿伞了,”车苢似乎在为自己突然的举动而感到害羞,但却又坚定地说,“我们就这么走回去也挺好的······”

    王杰希看了车苢半晌,目光由诧异转向温柔。突然,他张开大衣迅速地把车苢裹进去,紧紧地抱住了他。用下巴温柔地磨蹭了一下他的头顶。不打伞就这么冒雪回去的意义他怎么会不明白呢。

    “好,回家。”





#邱宋的场合#

邱非身高176,宋奇英身高173

    听到嘉世宣布解散的消息,宋奇英连忙订了当晚的红眼航班赶往H市。

    坐在舷窗边,看着下面灯火璀璨的夜景,忽然就想到了当年他刚认识邱非的时候。

    很巧合的,他们相识在一次神之领域里公会的抢boss活动中。最后boss花落谁家暂且不论,不过宋奇英记住了这个嘉王朝的名叫战斗格式的操作精准的战斗法师,而邱非也一样记住了这个霸气雄图的名叫长河落日的气势逼人的拳法家。

    之后两个人的关系也越来越好,有时候还会一起去刷怪。夏休期来往几次之后便更加熟络,互通名字和通讯方式。两人先于同辈的许多人成为了朋友甚至可以说是挚友。

    该说是宿命的相逢吗。宋奇英托着下巴思考。霸图和嘉世,拳法家和战斗法师,他和邱非。

    不过现在,他更担心的是邱非。嘉世散了,连那些全明星选手都挂牌出售,邱非他,本该是和自己同年出道的啊。

    出乎意料又在意料之中的,邱非很平静。不是那种绝望一般的平静,而是明确了自己前行方向的那种稳重和镇定。这时的邱非,已然是有了队长的风范。

    “嘉世,还没有倒。”

    这是在看到红着眼睛的邱非时,他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

    然后两个人就跑了两杯茶,坐在嘉世如今显得有些空荡荡的休息室内。宋奇英听着邱非说着以后的计划,邱非的眼神冷静却又炽热。最后,邱非笑着对宋奇英说:

    “谢谢你,奇英。以后再见,便会是在赛场上。我一定会让嘉世重现当年的辉煌。”

    “那你可要先打赢我再说啊。”宋奇英抬起手臂,握拳。

    邱非也同样抬起手臂握拳相击。“一定会的。”

    “我可不会轻易认输啊。不服来战。”

    之后的几年里,宋奇英就这么看着邱非带着嘉世的新人从挑战赛一路走来。连副队都说邱非稳重镇静得不像他这个年纪的人。可是宋奇英觉得这个少年老成的嘉世队长让他有一种莫名的心疼。

    在那一赛季嘉世击败霸图拿到总冠军的记者发布会上,邱非对着所有人说:

    “嘉世能够拿到冠军是大家共同的努力,仅凭我一人是绝对不可能完成的。我会让嘉世重现当年的辉煌。”

    时隔多年再一次听到这句话,宋奇英有些不同的莫名感慨。跟队长报告了一下就走了出去,一直来到发布会门前。他听见邱非说:

    “就算什么都没有,嘉世也永远不会倒。”

    “奇英?你怎么在这里?”邱非有些诧异,不过还是跟队员说让他们先回去。邱非的队员似乎有些紧张,生怕宋奇英是来寻仇的。“我们嘉世赢了,你们队长还能放你出来找嘉世队长?”邱非调侃着。似乎只有这个时候,宋奇英才能感觉到邱非真的只是一个和他同龄的选手,而不是那些老奸巨猾(划掉)经验丰富的前辈。

    突然,宋奇英拉着邱非往一个没人的角落走去。

    “诶,我说,你不会真的要寻仇吧。”

    邱非一边被宋奇英拽着一边调侃。然而他没想到的是宋奇英突然抱住了他。他僵硬地伸手回抱,以为对方是因为输给自己错失冠军而难过。正想开口安慰一下,宋奇英的话从胸前传来。不甚清晰,但是却像一把小锤子,敲击着他多年来磨砺的坚硬外壳。

    “就算嘉世什么都没有了,但是你还有我啊。”




#刘卢的场合#

刘小别身高177,卢瀚文身高152【瀚文别伤心,毕竟你还能长/突然开溜】

    为什么现在是这样的情况。正在夏休期的刘小别想。

    刘小别无奈地看着眼前不停走动对他家一脸好奇的蓝雨小鬼,脑海中响起队长说的话:

    “黄少天和喻文州说夏休期要来B市玩,还把卢瀚文给一起带来了。他们两个说要在我家借宿,那么蓝雨的未来就交给你了。”

    但是刘小别没有忽略王杰希语重心长中快速闪过的一脸嫌弃。

    果然是被蓝雨正副队天天闪啊。虽然蓝雨阻止了微草的三连冠很不爽,可刘小别坚信这不是队长嫌弃他们的理由。因为队长自己也天天闪。(划掉)

    “小别前辈,你家好大啊。”

    “小别前辈,我以后夏休期还能来找你玩吗?”

    “小别前辈,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小别前辈,jjc吗?就来一局嘛。”

    卢瀚文的念叨总算把刘小别从队长和喻文州黄少天究竟哪一个更闪这个诡异的问题中解救出来。刘小别看了看这个才刚到自己胸口的小鬼,努力用温和的语气说:“不可以,到睡觉时间了。乖乖去睡觉啊。”

    “可是小别前辈······”

    “再不睡觉我明天也不和你jjc了哦。而且,熬夜会长不高的。”

    刘小别拖长了尾音,说话的语气中带着隐隐的吓唬意味。卢瀚文虽然不甘心但是也无可奈何,只能不情愿地向客房走去。忽然,卢瀚文一个转身朝刘小别冲过来,在刘小别猝不及防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就把手臂挂上了他的脖子。

    刘小别心想,这小鬼比耳机重多了。

    然后他就看见卢瀚文睁着一双比方锐还真诚的眼睛(不要打我)看着自己,说,“小别前辈,那我如果现在乖乖去睡觉,明天能和你jjc吗?”

    要命。刘小别望天。这小鬼居然还朝他卖萌。可是他居然觉得真的很萌怎么办。爸爸(划掉)队长啊,他们蓝雨太可怕了QAQ

    “可以,所以你现在快点去睡觉。”

    刘小别故作镇定地说。

    “小别前辈,”卢瀚文笑了笑,似乎在微笑中能看见喻文州的影子(划掉)带着狡黠,“睡觉之前有晚安吻吗?”

    “······”刘小别本想毫不犹豫地拒绝,可是却鬼使神差地开不了口。然后一个吻带着一点点颤抖,轻轻地落在了卢瀚文的眉心。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的刘小别从脸颊红到耳根。

    “看什么,现在可以去睡觉了吧!”

=====================

【写得不好只是想给他们发一波狗粮qwq】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啊QAQ】

〔韩张〕一如既往(R)

*心血来潮的短篇/咸鱼瘫【群里赌骰输了1100字然后 @李子 强烈要求开车于是我正文还没写完就上了高速orz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qwq科科,请时刻记住我是一个小清新写手谢谢owo】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稍微还是甜一点吧/捂脑袋蹲防

*咸鱼文笔,不好看或者ooc请评论区or小窗走起提意见,不接受撕x

*因为前文带有其他cp所以就不打鱼塘的tag了?好吧我还是打吧/顶锅盖跑【这里前文指的是正文不是这一篇啦,cp洁癖的小伙伴们可以安心哟qwq】

*这不是开往幼儿园的车啊qwq

*新手上路请多包涵x

*如果可以那么请继续(๑•̀ᄇ•́)و

*链接详情见评论区√

〔韩张〕风吹十里,不问归期 【旁观者第一人称视角】

*来自 @李子 的点文

*韩张军训教官设定,第一人称视角,小甜饼

*日常ooc

*可能有第三人称视角

*cp掉落【韩张/喻黄/双鬼/方王/周江/高乔】

所占篇幅少但并不代表没有,入者慎!无tag注意避雷!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第一次写韩张有点紧张emmmm

他们那么好,我怕写不出他们在心里的样子qwq

觉得我写得不好请私信或评论区,我尽量改,但先说一句不接受撕x

*如果可以接受那么请继续(๑•̀ᄇ•́)و









一.

    我是R大的一名大一新生。而现在,我正在进行着为期长达一个月的艰苦卓绝的军训。

    我叫什么名字?这不重要,反正我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小声)。

    站立在八月底还未完全褪去热度的太阳下,我顶着一脑门的汗,想道,我们果然是整个大学最惨的一个连队。

    看看隔壁二连,教官那么温文儒雅,每天都带着微笑,笑起来更是苏到爆炸好吗,这就是男神啊啊啊啊啊!还有隔壁的副教官也特别可爱,每天都带着阳光一样明亮的笑,一笑还露出两颗小虎牙。就是话有点多,几乎除了吃饭睡觉,没有看见过他的嘴停下。哦不,他吃饭的时候也在和隔壁教官说话的,有一次还依稀听到他喊队长呢。不过我们副教官也是这么喊教官的(小声)。

    什么?你说三连那个有呆毛的教官最好看?不不不,我觉得五连那个眼角有泪痣的副教官也挺好看的,隔壁的隔壁那个眼睛大小好像不太一样的教官也特别好看!只是那个四连的副教官好像很年轻的样子,看上去跟我们差不了多大。

    七连是两个女教官带的,一个冷艳霸气,一个甜美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教官颜值普遍都这么高!我要控制不住我拍照的手了!

    哦再说一下,本人R大新生,性别女,爱好是看好看的小哥哥和小姐姐,现在在十连,教官的名字是韩文清,副教官张新杰。顺便说一句我也是个隐藏的腐女(小声)。

    只是,教官们这么高的颜值也拯救不了我在烈日炎炎下融化成一摊的冲动。

    我眯了眯眼,试图无视我们教官严厉的眼神。一边顶着太阳站着军姿,同时不禁在心里给自己点了根蜡。

    夭寿啦,这一个月怎么过啊。教官真的是太令人害怕了qwq,每天都让我们吓得一动都不敢动。感觉动一下马上就会被教官揪着扔出去。

    再想想明天就要开始学习唱军歌,我不禁感受到了一丝丝绝望的气息。



二.

    吃完早饭,终于到了令人兴(jue)奋(wang)的学(gao)军(shi)歌(qing)阶段。

    什么?你问我唱(gao)军(shi)歌(qing)为什么这么兴(jue)奋(wang)?当然是因为教官太严厉了啊!看着教官这么严厉的一张脸,怎么能有唱(gao)军(shi)歌(qing)的欲望呢?分分钟给你把想法扼杀在摇篮里好吗?

    当然,军(shi)歌(qing)还是要唱(gao)的嘛,毕竟军训的乐趣就在这里,反正一个月之后江湖不见,大不了就这段时间苦一点呗。

    但是,搞事情(划掉)唱军歌这种事情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比如,被迫接受隔壁二连副教官的魔音灌耳。

    比如,被迫接受隔壁的隔壁来自一连教官的蜜汁嘲讽。不对,他怎么可以抽烟?我要举报他!

    再比如,如果唱歌跑调就要在炎炎夏日众目睽睽之下被副教官提溜出来在教官的亲切指导下进行练习,直到唱得过关为止。

    这个方法出来以后其他连队纷纷效仿。

    比如一连的被教官嘲讽十分钟。

    比如四连的盯着教官唱完一遍所有的军歌。

    比如二连的在教官的微笑和副教官的唠叨下练习。

    啊,现在整个操场再也没有唱歌跑调的不和谐声音了,我的耳朵再也不用接受摧残了。啊,感谢教官,感谢副教官。



三.

    经过几天的军歌学习,我发现了一些华点。

    比如,隔壁二连总是副教官领唱。

    比如,四连的副教官总往一连跑。

    比如,我们十连的副教官总是会用保温杯带一瓶水,在教官结束教学中场休息的时候递给他。我有一次假装路过的时候偷偷看了一眼。天哪,居然是冰镇的蜂蜜柚子茶!呜呜呜,居然还有润喉片。我也想要这样的男朋友!(划掉)这,这是一口糖啊啊啊啊啊!

    以我多年腐女的眼光,这两个人肯定是一对(划掉)关系肯定不简单。

    秉持着同框即上床的原则,把持着来自一个腐女最后的节操,每天看着教官和副教官的互动然后各种开脑洞YY简直不能更美好了!

    呜呜呜,谁来奶我一口啊,血槽空了。

    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鼻血,环顾了一下所有连队的教官们,我暗戳戳地在心里想道,这么好的资源和素材,不动用我封禁多年的洪荒之力爆肝简直对不起我自己啊!

    只是当时的我也没有想到,素材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简直让我猝不及防。



四.

    对于这一次的事件主角,我抱有十二万分的敬意以及在心里给他们点上一个月的蜡。

    我该说他们是不知者无畏好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呢?居然分在我们十连的宿舍里还敢搞事情,不是被教官瞪到死就是被副教官操练到死,我敬他们是条汉子。

    顺便说一句,搞事情的是八连的,跟我们离得最远,可能是没有听说过我们教官的恐怖或者听说了然后表示不服的。十连的男生宿舍有一个大一点的没有住满,于是就塞了几个其他连队的进去。

    这些人前几天还安分得很,过了几天之后终于忍不住了。他们居然在宿舍里打着手电筒打牌?!不要以为你们关了宿舍门会有什么用,这个学生住的宿舍的隔音效果可是很差的,但是教官们的宿舍嘛就不一定了。科科,扯远了。

    然后,他们就被我们教官给逮住了。

    想象一下,当你打牌打得正高兴的时候,突然瞥见黑暗中我们教官一张黑脸正在目光炯炯地盯着你看。反正我是不想碰见那种情况,怕是要做上一个月的噩梦。

    听我一个关系很好的同学说,那一天他有一个别的连队的朋友叫他打牌,他那天刚好肚子不舒服,就婉拒了。半夜想起来去洗手间,就看见教官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一直走到正在打牌的人身后。

    “我跟你说真是吓死我了,教官走路真的是一点声音都没有的,感觉就跟飘进来的一样。”同学好像还尚有余悸似的拍了拍胸口,“他们没听见还可能说是打牌打得太投入了,我可是很清醒地就这么看着教官走进来的。真的是太可怕了。由此可见教官他们肯定不简单,还好我那天没有跟他们一起搞事情,不然我这军训可能过不下去了。”



五.

    这件事情的后续详情是我亲眼所见,真实可信,童叟无欺。

    我半夜迷迷糊糊醒来,听见外面似乎有些什么动静。我好奇想去看看,想着反正我就说我出去上厕所嘛。然后我看到宿舍前面的小广场上面有人影,吓得我睡意立刻就去了一半。我蹑手蹑脚地走到栏杆边往下望,就看到一个健硕的人影站在光线下,前面还站着一排人。

    这不是我们教官吗,唉,这群人怎么睡个觉都不安分。我打了个哈欠,想接着回去睡觉。

    后面看到的事让我无比感谢这个哈欠。错过了简直抱憾终身啊有木有!

    然后,我看到副教官从宿舍楼里走了出来。

    完了,这群人要倒霉了。我心想。他们永远不知道吵醒一个作息规律的人有多可怕,现在副教官的战斗力和可怕程度应该能赶上十个教官了。

    然后,我居然惊奇地看到,那群男生居然就这么被放回去了?副教官这么仁慈的吗?不过后来事实证明我还是太天真了。

    然后!重点来了!

    教官和副教官走进宿舍楼的这几步路中,我亲眼目睹了教官搂着副教官的腰往回走。我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楼下狂奔。终于赶上了让我这个腐女血槽瞬间清空的时刻。

    我看到!教官!亲了!副教官!的额头!

    啊,我死了。(安详倒地)

    我装出一副没睡醒的梦游状态慢悠悠地下楼往洗手间走。亲额头很快的,就那一瞬间。我一边遗憾着为什么时间不长一点一边假装才看到教官和副教官一样打着哈欠跟他们打招呼。教官点了点头,说了一些什么晚上要好好睡觉,出来要注意安全之类的话就跟副教官一起上楼去了。

    但是!眯着眼睛的我在教官跟副教官一起上楼的时候机智地看到,副教官蜜汁脸红了!

    哦!我的天哪!这一口糖直接甜死我算了!



六.

    经过我每天机智的观察和YY,感觉军训就是被泡在蜂蜜罐子里的一样。每天都有新发现,明天都有新糖吃。

    隔壁二连,三连,五连,七连的教官跟副教官都是各种小互动天天发糖,隔壁的隔壁的四连教官跟医疗组组长天天斗嘴,四连的副教官跟一连的副教官听说是青梅竹马。哦对,听说二连也是。

    但是!你不觉得一本正经的我们十连的教官跟副教官也很萌吗!完全进入老夫老妻阶段了orz不管不管,反正我们十连最甜!别的连队的教官都是小情侣谈恋爱这边已经老夫老妻了好吗?不接受任何反驳哼╯^╰

    那个晚安吻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嘿嘿嘿。每次一想到总会不自觉露出痴汉一般的笑容。我室友跟我说,我YY的时候,有一次还边痴汉笑边发出了嘿嘿嘿的声音,还好当时就我们两个人,不然我的一世英名都要毁于一旦了。不过,为了cp为了糖还要面子做什么,能吃吗。

    顺便说一句,我朋友是我的绑定画手嘿嘿嘿。在我的强势安利下,她已经决定抛弃隔壁二连那个有小虎牙的副教官然后投入我的cp大法的怀抱中了哈哈哈哈哈。

    啊,明天都有糖吃的生活简直是人生圆满啊!

    当休息的时候,我站在树荫下喝水,看着那群捣乱的男生在操场上费力地奔跑,而副教官在旁边掐着表教官一如既往地喝茶的时候,总是有一种莫名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这就是夫妻同心······呸,是夫夫同心,其利断金啊!你们这群愚蠢的男生,然而我这种腐女早已看穿一切了哈哈哈哈哈!



七.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军训也马上就要结束了。我的心里总是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忧伤。啊,可能是因为以后还要自己费劲去找糖吃的缘故吧。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以后也不会再有了。

    于是最后一天的时候我就到处乱窜着找各个连队的教官副教官要签名。形象?那是什么?能吃吗?

    我没想到我最后一个要的签名居然是我们教官和副教官的。

    我顶着巨大的压力,带着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慷慨,终于说出了那句话——

    “教官,给签名吗?”

    出人意料的,教官很爽快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教官的字很凌厉,感觉一笔一划都带着肃杀。我又把纸递给副教官,眨了眨眼睛盯着副教官。然后我看到副教官从善如流地拿起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出乎意料的,副教官的字显得有些秀气,跟二连教官差不多,但是棱角更加鲜明一些,不比隔壁教官的圆润,更和隔壁副教官龙飞凤舞的签名(其实不能说是签名要叫寄语了)完全不是一个风格。

    突然,我收了笔之后福至心灵地作了个大死。

    “教官,可以写你最喜欢的一句话给我吗?”

    寂静。

    很长的寂静。

    就在我的头越来越低,同时绞尽脑汁苦思冥想这么把事情圆回去的时候,一只手突然伸过来拿走了那张纸。我抬头,就看见教官挑了挑眉,说,“笔给我。”

    妈耶我还能不给吗?第一是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错过了可就没有了。第二是教官气场太强大了,还有严肃脸buff加成,分分钟让你给他跪下来唱征服好吗?教官气场两米八!

    只见教官刷刷写下几个字,又把笔盖合上连着纸一起递给我。我战战兢兢地道了谢,又看着他们两个眨了眨眼,露出一个意味深长(chihan)的微笑就转身离开了。

    隐约还听到他们的谈话。

    “你为什么会突然答应?还以为你不会理会这种要求。”

    “这又不是什么非要保守的秘密。”

    “你写了什么?”

    “我写了什么你还不清楚?就是那一句······”

    尾音消散在风中听不真切。我抬头望了望天空,阳光明媚得让我微微眯起了眼睛。手中被风吹得哗哗作响的纸张背面隐约印出八个凌厉中带着几丝不可察觉温柔的字。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

【私心写了这一句话qwq】

【我的坑可能填不完惹/顶锅盖跑】

【我觉得自己的题目太言情了QAQ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so s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