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妄图产出の咸鱼少年(雾)·云乐酱

『人生而孤独』
『但是能够在这个世界上遇见你们,真的太好了』

〔韩张〕风吹十里,不问归期 【旁观者第一人称视角】

*来自 @李子 的点文

*韩张军训教官设定,第一人称视角,小甜饼

*日常ooc

*可能有第三人称视角

*cp掉落【韩张/喻黄/双鬼/方王/周江/高乔】

所占篇幅少但并不代表没有,入者慎!无tag注意避雷!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第一次写韩张有点紧张emmmm

他们那么好,我怕写不出他们在心里的样子qwq

觉得我写得不好请私信或评论区,我尽量改,但先说一句不接受撕x

*如果可以接受那么请继续(๑•̀ᄇ•́)و









一.

    我是R大的一名大一新生。而现在,我正在进行着为期长达一个月的艰苦卓绝的军训。

    我叫什么名字?这不重要,反正我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小声)。

    站立在八月底还未完全褪去热度的太阳下,我顶着一脑门的汗,想道,我们果然是整个大学最惨的一个连队。

    看看隔壁二连,教官那么温文儒雅,每天都带着微笑,笑起来更是苏到爆炸好吗,这就是男神啊啊啊啊啊!还有隔壁的副教官也特别可爱,每天都带着阳光一样明亮的笑,一笑还露出两颗小虎牙。就是话有点多,几乎除了吃饭睡觉,没有看见过他的嘴停下。哦不,他吃饭的时候也在和隔壁教官说话的,有一次还依稀听到他喊队长呢。不过我们副教官也是这么喊教官的(小声)。

    什么?你说三连那个有呆毛的教官最好看?不不不,我觉得五连那个眼角有泪痣的副教官也挺好看的,隔壁的隔壁那个眼睛大小好像不太一样的教官也特别好看!只是那个四连的副教官好像很年轻的样子,看上去跟我们差不了多大。

    七连是两个女教官带的,一个冷艳霸气,一个甜美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教官颜值普遍都这么高!我要控制不住我拍照的手了!

    哦再说一下,本人R大新生,性别女,爱好是看好看的小哥哥和小姐姐,现在在十连,教官的名字是韩文清,副教官张新杰。顺便说一句我也是个隐藏的腐女(小声)。

    只是,教官们这么高的颜值也拯救不了我在烈日炎炎下融化成一摊的冲动。

    我眯了眯眼,试图无视我们教官严厉的眼神。一边顶着太阳站着军姿,同时不禁在心里给自己点了根蜡。

    夭寿啦,这一个月怎么过啊。教官真的是太令人害怕了qwq,每天都让我们吓得一动都不敢动。感觉动一下马上就会被教官揪着扔出去。

    再想想明天就要开始学习唱军歌,我不禁感受到了一丝丝绝望的气息。



二.

    吃完早饭,终于到了令人兴(jue)奋(wang)的学(gao)军(shi)歌(qing)阶段。

    什么?你问我唱(gao)军(shi)歌(qing)为什么这么兴(jue)奋(wang)?当然是因为教官太严厉了啊!看着教官这么严厉的一张脸,怎么能有唱(gao)军(shi)歌(qing)的欲望呢?分分钟给你把想法扼杀在摇篮里好吗?

    当然,军(shi)歌(qing)还是要唱(gao)的嘛,毕竟军训的乐趣就在这里,反正一个月之后江湖不见,大不了就这段时间苦一点呗。

    但是,搞事情(划掉)唱军歌这种事情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比如,被迫接受隔壁二连副教官的魔音灌耳。

    比如,被迫接受隔壁的隔壁来自一连教官的蜜汁嘲讽。不对,他怎么可以抽烟?我要举报他!

    再比如,如果唱歌跑调就要在炎炎夏日众目睽睽之下被副教官提溜出来在教官的亲切指导下进行练习,直到唱得过关为止。

    这个方法出来以后其他连队纷纷效仿。

    比如一连的被教官嘲讽十分钟。

    比如四连的盯着教官唱完一遍所有的军歌。

    比如二连的在教官的微笑和副教官的唠叨下练习。

    啊,现在整个操场再也没有唱歌跑调的不和谐声音了,我的耳朵再也不用接受摧残了。啊,感谢教官,感谢副教官。



三.

    经过几天的军歌学习,我发现了一些华点。

    比如,隔壁二连总是副教官领唱。

    比如,四连的副教官总往一连跑。

    比如,我们十连的副教官总是会用保温杯带一瓶水,在教官结束教学中场休息的时候递给他。我有一次假装路过的时候偷偷看了一眼。天哪,居然是冰镇的蜂蜜柚子茶!呜呜呜,居然还有润喉片。我也想要这样的男朋友!(划掉)这,这是一口糖啊啊啊啊啊!

    以我多年腐女的眼光,这两个人肯定是一对(划掉)关系肯定不简单。

    秉持着同框即上床的原则,把持着来自一个腐女最后的节操,每天看着教官和副教官的互动然后各种开脑洞YY简直不能更美好了!

    呜呜呜,谁来奶我一口啊,血槽空了。

    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鼻血,环顾了一下所有连队的教官们,我暗戳戳地在心里想道,这么好的资源和素材,不动用我封禁多年的洪荒之力爆肝简直对不起我自己啊!

    只是当时的我也没有想到,素材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简直让我猝不及防。



四.

    对于这一次的事件主角,我抱有十二万分的敬意以及在心里给他们点上一个月的蜡。

    我该说他们是不知者无畏好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呢?居然分在我们十连的宿舍里还敢搞事情,不是被教官瞪到死就是被副教官操练到死,我敬他们是条汉子。

    顺便说一句,搞事情的是八连的,跟我们离得最远,可能是没有听说过我们教官的恐怖或者听说了然后表示不服的。十连的男生宿舍有一个大一点的没有住满,于是就塞了几个其他连队的进去。

    这些人前几天还安分得很,过了几天之后终于忍不住了。他们居然在宿舍里打着手电筒打牌?!不要以为你们关了宿舍门会有什么用,这个学生住的宿舍的隔音效果可是很差的,但是教官们的宿舍嘛就不一定了。科科,扯远了。

    然后,他们就被我们教官给逮住了。

    想象一下,当你打牌打得正高兴的时候,突然瞥见黑暗中我们教官一张黑脸正在目光炯炯地盯着你看。反正我是不想碰见那种情况,怕是要做上一个月的噩梦。

    听我一个关系很好的同学说,那一天他有一个别的连队的朋友叫他打牌,他那天刚好肚子不舒服,就婉拒了。半夜想起来去洗手间,就看见教官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一直走到正在打牌的人身后。

    “我跟你说真是吓死我了,教官走路真的是一点声音都没有的,感觉就跟飘进来的一样。”同学好像还尚有余悸似的拍了拍胸口,“他们没听见还可能说是打牌打得太投入了,我可是很清醒地就这么看着教官走进来的。真的是太可怕了。由此可见教官他们肯定不简单,还好我那天没有跟他们一起搞事情,不然我这军训可能过不下去了。”



五.

    这件事情的后续详情是我亲眼所见,真实可信,童叟无欺。

    我半夜迷迷糊糊醒来,听见外面似乎有些什么动静。我好奇想去看看,想着反正我就说我出去上厕所嘛。然后我看到宿舍前面的小广场上面有人影,吓得我睡意立刻就去了一半。我蹑手蹑脚地走到栏杆边往下望,就看到一个健硕的人影站在光线下,前面还站着一排人。

    这不是我们教官吗,唉,这群人怎么睡个觉都不安分。我打了个哈欠,想接着回去睡觉。

    后面看到的事让我无比感谢这个哈欠。错过了简直抱憾终身啊有木有!

    然后,我看到副教官从宿舍楼里走了出来。

    完了,这群人要倒霉了。我心想。他们永远不知道吵醒一个作息规律的人有多可怕,现在副教官的战斗力和可怕程度应该能赶上十个教官了。

    然后,我居然惊奇地看到,那群男生居然就这么被放回去了?副教官这么仁慈的吗?不过后来事实证明我还是太天真了。

    然后!重点来了!

    教官和副教官走进宿舍楼的这几步路中,我亲眼目睹了教官搂着副教官的腰往回走。我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楼下狂奔。终于赶上了让我这个腐女血槽瞬间清空的时刻。

    我看到!教官!亲了!副教官!的额头!

    啊,我死了。(安详倒地)

    我装出一副没睡醒的梦游状态慢悠悠地下楼往洗手间走。亲额头很快的,就那一瞬间。我一边遗憾着为什么时间不长一点一边假装才看到教官和副教官一样打着哈欠跟他们打招呼。教官点了点头,说了一些什么晚上要好好睡觉,出来要注意安全之类的话就跟副教官一起上楼去了。

    但是!眯着眼睛的我在教官跟副教官一起上楼的时候机智地看到,副教官蜜汁脸红了!

    哦!我的天哪!这一口糖直接甜死我算了!



六.

    经过我每天机智的观察和YY,感觉军训就是被泡在蜂蜜罐子里的一样。每天都有新发现,明天都有新糖吃。

    隔壁二连,三连,五连,七连的教官跟副教官都是各种小互动天天发糖,隔壁的隔壁的四连教官跟医疗组组长天天斗嘴,四连的副教官跟一连的副教官听说是青梅竹马。哦对,听说二连也是。

    但是!你不觉得一本正经的我们十连的教官跟副教官也很萌吗!完全进入老夫老妻阶段了orz不管不管,反正我们十连最甜!别的连队的教官都是小情侣谈恋爱这边已经老夫老妻了好吗?不接受任何反驳哼╯^╰

    那个晚安吻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嘿嘿嘿。每次一想到总会不自觉露出痴汉一般的笑容。我室友跟我说,我YY的时候,有一次还边痴汉笑边发出了嘿嘿嘿的声音,还好当时就我们两个人,不然我的一世英名都要毁于一旦了。不过,为了cp为了糖还要面子做什么,能吃吗。

    顺便说一句,我朋友是我的绑定画手嘿嘿嘿。在我的强势安利下,她已经决定抛弃隔壁二连那个有小虎牙的副教官然后投入我的cp大法的怀抱中了哈哈哈哈哈。

    啊,明天都有糖吃的生活简直是人生圆满啊!

    当休息的时候,我站在树荫下喝水,看着那群捣乱的男生在操场上费力地奔跑,而副教官在旁边掐着表教官一如既往地喝茶的时候,总是有一种莫名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这就是夫妻同心······呸,是夫夫同心,其利断金啊!你们这群愚蠢的男生,然而我这种腐女早已看穿一切了哈哈哈哈哈!



七.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军训也马上就要结束了。我的心里总是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忧伤。啊,可能是因为以后还要自己费劲去找糖吃的缘故吧。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以后也不会再有了。

    于是最后一天的时候我就到处乱窜着找各个连队的教官副教官要签名。形象?那是什么?能吃吗?

    我没想到我最后一个要的签名居然是我们教官和副教官的。

    我顶着巨大的压力,带着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慷慨,终于说出了那句话——

    “教官,给签名吗?”

    出人意料的,教官很爽快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教官的字很凌厉,感觉一笔一划都带着肃杀。我又把纸递给副教官,眨了眨眼睛盯着副教官。然后我看到副教官从善如流地拿起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出乎意料的,副教官的字显得有些秀气,跟二连教官差不多,但是棱角更加鲜明一些,不比隔壁教官的圆润,更和隔壁副教官龙飞凤舞的签名(其实不能说是签名要叫寄语了)完全不是一个风格。

    突然,我收了笔之后福至心灵地作了个大死。

    “教官,可以写你最喜欢的一句话给我吗?”

    寂静。

    很长的寂静。

    就在我的头越来越低,同时绞尽脑汁苦思冥想这么把事情圆回去的时候,一只手突然伸过来拿走了那张纸。我抬头,就看见教官挑了挑眉,说,“笔给我。”

    妈耶我还能不给吗?第一是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错过了可就没有了。第二是教官气场太强大了,还有严肃脸buff加成,分分钟让你给他跪下来唱征服好吗?教官气场两米八!

    只见教官刷刷写下几个字,又把笔盖合上连着纸一起递给我。我战战兢兢地道了谢,又看着他们两个眨了眨眼,露出一个意味深长(chihan)的微笑就转身离开了。

    隐约还听到他们的谈话。

    “你为什么会突然答应?还以为你不会理会这种要求。”

    “这又不是什么非要保守的秘密。”

    “你写了什么?”

    “我写了什么你还不清楚?就是那一句······”

    尾音消散在风中听不真切。我抬头望了望天空,阳光明媚得让我微微眯起了眼睛。手中被风吹得哗哗作响的纸张背面隐约印出八个凌厉中带着几丝不可察觉温柔的字。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

【私心写了这一句话qwq】

【我的坑可能填不完惹/顶锅盖跑】

【我觉得自己的题目太言情了QAQ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so sad】

评论(1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