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妄图产出の咸鱼少年(雾)·云乐酱

『人生而孤独』
『但是能够在这个世界上遇见你们,真的太好了』

[王喻]不如相忘于江湖

*心血来潮的短篇(好吧这可能不能叫短篇了)/咸鱼瘫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40米长大刀【小天使们不要砍死我】

*莫名其妙开始刀【捂住良心瑟瑟发抖.jpg】

*咸鱼文笔,不好看或者ooc请评论区or小窗走起提意见,不接受撕x

*一句话双花/杜柔,无tag注意避雷

*喻队结婚有孩子了不适注意

*本来应该分两篇的,懒得分就一起发吧【谁让我和大眼爸爸一样懒呢】(划掉)

*王队啊flag不要立太早【被灭绝星辰糊脸.jpg】










    『不能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原来王杰希第一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觉得这句话特别酸,还特别不在理。喜欢的人,就放手去追好了,何必想那么多弯弯绕绕,累不累。

    直到他遇见那个人。仿佛······命中注定。

    那个人,打破微草三连冠战队的队长,联盟四大心脏(划掉)战术大师之一,面上总是挂着温和笑意对谁都彬彬有礼的

    鱼丸粥(划掉)科科,是喻文州。


一.

    “王队,别来无恙。”

    “嗯。喻队也是。”

    喻文州和王杰希打着招呼。这一场比赛是微草客场对蓝雨。如果忽略两人周身的诡异气场,其实这个场面还是非常和谐的。

    只可惜药庙互怼由来已久。黄少天一刻不停的喷着垃圾话,卢瀚文抓住刘小别吵着要和他PKPKPK,郑轩也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压力山大”。只有喻文州还挂着他那温和的微笑,只是微草队员又诧异地发现,他们可亲可敬的队长,大小眼似乎又更明显了一点。

    (嗯,一定是错觉)

    这一场比赛,微草以两个人头分的差距6:4险胜蓝雨。

    比赛结束,王杰希瞥了一眼比赛场对面安抚正在不满地喷垃圾话的黄少天的喻文州。目光沿着蓝雨战队转了一圈,看到了正在小声嘀咕“压力山大”的郑轩,以一种狂热目光盯着他哦不是他身边的刘小别的蓝雨未来卢瀚文(【王杰希吓得两只眼睛都瞪得更大了.jpg】小别啊你什么时候把人家拐到手的啊,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啊小别(划掉)),一脸深沉的徐景熙,王杰希的目光又不自觉地回到了喻文州身上,眼中流露出了一丝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温柔笑意。

    喻文州这个人,对谁都是那么温柔呢。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可是喜欢上喻文州的呢?王杰希自己也说不清楚。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会有意无意的注视着这个人的身影。无论是在电视上,复盘上,还是,赛场上,都一样。然后突然有一天王杰希发现自己喜欢喻文州。

    他其实可以和一个普通人一样,向喻文州表白,或者去追求喻文州。


二.

    很可惜。他不能。

    他不是一个普通人。他是微草战队的队长。还有啊,他是一个男人。

    现代社会对于同性恋的包容还没有那么广泛,尤其是老一辈的人。他有一次旁敲侧击和二老提起,结果却引来了强烈的反应。

    “杰希,你······”

    “妈。”王杰希的心蓦地一沉,却只能无奈地叫了一声,可是无奈也掩饰不住内心的酸涩,而他却只能默默承受面上带笑地伪装着,“我又没说是我,只是聊一聊新闻罢了。”

    王杰希的母亲盯了王杰希半晌,一字一句地对他说,“我是绝对不会允许一个男人进我王家的大门的。”说着,她似乎还不放心似的念念叨叨要给王杰希相亲。王杰希以战队忙,不好耽误人家女孩子等等一系列理软磨硬泡了半天,王妈才把要给王杰希相亲的计划搁置了。

    入夜,王杰希躺在床上想着,我是不是应该放弃这个想法。掰弯这种事情,对两个家庭都是伤害。而且如果自己成功了还好,不成功的话连朋友也做不成。可是······

    王杰希一转头,便看见了书柜上绿色身影中的一抹蓝色。那是微草全员的手办和索克萨尔。王杰希私心将王不留行和索克萨尔放在一起,如同他们在世邀赛上并肩作战一样。

    于是,王杰希罕见地一夜未眠。

    第二天训练的时候,王杰希爸爸就顶着两个硕大的熊猫眼接受了队员们爱的洗礼(爸你昨天晚上干什么了(划掉))。

    【看什么看,还不去训练在干嘛?【王杰希 is watching you.jpg】】


三.

    日子一天天过去。王杰希在带领微草又拿下一个冠军的时候,在赛后的记者招待会上干净利落地宣布了退役。

    “以后的微草就交给英杰了,我相信他能够成为一个好队长,带领着微草夺得更多的荣耀。现在也该是他们这些年轻人的天下了。我相信英杰一定可以做到的。”

    “队长。”高英杰有些哽咽,眼睛里也闪现出点点泪光,似乎是舍不得这个他眼中联盟最好的爸爸(划掉)队长。

    “你会肩负起微草的未来的。”揉了揉高英杰的头顶,王杰希还是只说了这一句话。

    其实,还有一些话王杰希没有说。因为他觉得高英杰不应该承受这么多压力。

    微草在你手中会更加出色的,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就和当时所有人坚信王不留行会肩负微草向前飞去一样。一定要加油啊,英杰。请,肩负起微草的未来。

    因为,这是他们老一辈人的荣耀。

    只是这赞助商操纵联盟的风气在这几年有卷土重来的迹象啊。他们这些老一辈的退役选手大多都去了电竞总局,能做到的,只能是为他们这些小辈护住一方净土。

    当然,也是为了守护自己年少的梦想与追求。


四.

    退役以后的生活闲得和那些个皇城根底下天天遛鸟喝茶下象棋的老大爷没什么两样,做职业选手时攒下的钱足够他后半辈子吃喝无忧。王杰希天生就懒,所以也不在乎什么。只是在家里养了从宠物店买回来的一只很可爱的白猫,蓝绿双色眼睛。取名叫杰西卡。

    于是王杰希闲得无聊的时候就抱着杰西卡坐在阳台看书,阳光透过落地窗撒进来,金灿灿的,轻轻地附在这一人一猫周围,圣洁,静谧,而美好。

    所以喻文州开门看见的就是这一幕。他不由得怔愣了一瞬,默默地将这幅景象刻在心底。在往后的年岁里,永不曾褪色黯淡。

    越是美好的东西,就越是残酷。

    王杰希似乎注意到了喻文州杵在门口。他慵懒地眯了眯他的大小眼,懒洋洋地说,“还在门口待着干嘛?是被人打了僵直还是想给我做门神啊。诶我说做门神也挺不错啊,再把黄少天叫来给你做个伴儿。”

    喻文州装作没听见地把自己的东西搬进来。然后微笑着对王杰希说,“是啊,被王队撒了把寒冰粉。”

    “帮我看一下杰西卡,我去做饭。”王杰希似乎没想到喻文州会接他的话茬,于是只好站起身,放下书去做饭。


五.

    “王队,可以进你的阳台吗?”王杰希似乎听见喻文州这样问。

    “随便你。”王杰希一边切着菜一边回答。

    于是喻文州就抱着杰西卡去了王杰希的阳台。

    “是什么书啊。我看看······《解忧杂货店》?似乎听说过。”喻文州翻了翻,把书封页上的一段话读了出来。“这里不仅销售杂货,还提供烦恼咨询。无论你挣扎犹豫,还是绝望痛苦,欢迎来信······”喻文州思考了一会儿,没想到王杰希在看这样的书。但是他很快又不想了,抱着杰西卡向客厅走去。

    在他身后,一阵风从打开的窗子里吹了进来,翻卷着书页。书页随后停在了第209页。在书的另一页用凌厉的钢笔字写着

    『不能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王杰希看着客厅里玩成一团的两只,将煲汤的罐子下的火开到最小,无奈地摇了摇头。

    杰西卡特别黏喻文州,这是整个联盟都知道的。王杰希有时候很无奈,它比起自己,似乎还是更加喜欢喻文州一点。

    至于为什么会买下这只猫,联盟除了王杰希自己没有一个人清楚。当王杰希第一眼看到这只猫的时候想到的是索克萨尔。雪白的毛,像索克萨尔斗篷上的毛领,又像他柔顺的发。蓝色的眼与索克萨尔几乎如出一辙。绿色则来自他的王不留行。

    当王杰希以一种复杂的小迷妹(划掉)小迷弟心理买下这只猫的时候,还担心过别人以为他是故意买的。不过现在看来,似乎没有多少人能想到这一点。他们给别人留下的第一印象就是药庙互怼的光辉历史,谁会相信他会去养一只和对家账号卡很像的猫呢?

    就像全联盟都知道他是个直男。

    可是全联盟只有王杰希一个人知道,他喜欢喻文州,很喜欢很喜欢。


六.

    “哇,这么丰盛啊。”喻文州似乎有些惊讶,但下一秒又恢复了他招牌式的微笑,“王队没有在里面下毒吧。”

    “如果觉得我下毒你可以不吃啊,随你。”王杰希从厨房钻出来,将最后一盘菜放在桌上,“反正主随客便。你不吃我可吃掉了。”

    喻文州在看到最后一盘菜的时候瞬间忘记了自己说过的话。因为他惊讶得下巴都快掉了。

    “白斩鸡?”喻文州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王杰希,似乎是企图从他脸上看出一朵花来,“王队你······自己做的?”

    “尝尝?”王杰希挑了挑下巴,用筷子指着那盘白斩鸡,“不吃我就吃了。”

    喻文州迅速夹了一块放进嘴里。白斩鸡味道意外的正宗,就像是练习了很多遍一样。

    “好吃吗?”王杰希淡定地夹了一块白斩鸡,状似无意地问道。

    “味道很正宗呢。”喻文州认可地点点头,“只是不知道王队什么时候有这么高超的手艺了,莫不是要追哪个小姑娘。”

    “······哪里来的小姑娘。吃你的饭少说话。吃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

    “是,杰希大大。”

    “······文州大大这样是要闹哪样?”

    “当然是逗你玩啊,没看出来吗?”喻文州一边嚼着白斩鸡一边含糊不清理直气壮地说。

    “······”王杰希沉默了。于是喻文州的碗里又多了几块白斩鸡。


七.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剑与诅咒双双退役。王杰希听到消息也只是惊讶了一小会儿,随后又释然了。做他们这一行的,退役是迟早的事。只是······没想到喻文州也会这么早退役。

    王杰希想着,又重新过上了天天撸猫看书,偶尔上线帮工会抢两个boss然后又被黄少天在职业选手群里@加刷屏的生活。

    如果他没有在一个月以后收到喻文州结婚的请柬的话。

    看着职业选手群里刷的清一色的99,王杰希不知怎么的一点都不想点下那个+1。于是他小窗敲了敲喻文州。

王杰希:(退役以后就不用账号卡名了)17:14:10

喻队,在?

喻文州:17:15:17

哟,王队今天居然来找我了。有事吗?

王杰希:17:15:30

我听说你要结婚了。

王杰希:17:16:25

恭喜

喻文州:17:17:35

怎么?王队特地小窗找我就是为了道喜?不过还是谢谢王队了^_^

王杰希:17:18:15

【 王杰希 撤回了一条消息】

王杰希:17:19:28

没什么,祝你幸福。我那天会来的。

    因为不是视频,所以王杰希看不到喻文州有些纠结痛苦失望的眼神,喻文州也看不到王杰希在发完消息以后手机直接因为脱力而摔在地板的毛毯上。


八.

    喻文州婚礼那天天气很好。阳光明媚,天空蓝得就像王杰希只有在开重大会议的时候才在北京见到的天空一样。

    王杰希穿着雪白的西服,内搭薄荷绿的衬衫,胸前还别了一朵红玫瑰。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今天就连张佳乐黄少天都穿着黑色西服出席(虽然张佳乐里面的领带和衬衫颜色很花里胡哨就是了(划掉))。

    只有他一个人穿了白色。

    连新娘的婚纱都是淡蓝色。

    “恭喜。”在喻文州过来敬酒的时候,王杰希站了起来,端起酒杯。可天知道他抓着酒杯的手有多用力。他看了看新娘。温柔娴静端庄漂亮,一看就是来着江南水乡的大家闺秀。“新娘很漂亮。”

    “谢谢。”喻文州笑了笑。他垂眸,很好地掩去眼底深处快要抑制不住溢出来的哀伤。“王队能来,我很高兴。你这身白色西服也很好看,很适合你。”

    “能参加喻队你的婚礼,我也很荣幸。你穿这身燕尾服也很好看。”只是可惜不是为我而穿罢了。

    王杰希看着两个人相携而走的背影,又想象自己如果是他身边的人。忽然,心中的苦涩止不住地蔓延。而今天,他也没有力气去掩藏了。王杰希闭上眼抿了一口酒,甜美中有些酸涩的味道在口腔中蔓延。

    很嫉妒吧,王杰希。

    王杰希闭着眼对自己说。


九.

    他想疯一回。

    想扯过喻文州的手,将他扯离新娘的身边。然后把他抱进怀里,对所有人说,他是我的,谁也不能抢走。

    或者直接把喻文州往肩上一扛,带着他逃婚。

    或者直接拿出自己买的戒指跟他说,文州,跟我走。

    又或者······

    可是他不能。

    他做不到去打扰别人的幸福。远远关注是他所能给予的,最沉重的温柔。

    他想疯一回。

    想跟王杰希说自己喜欢他,让他带自己走。

    或者直接跟新娘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了,结婚只是为了遵从父母的意愿。

    或者直接跟所有人挑明一切,他相信王杰希也是喜欢他的。

    又或者······

    可是他不能。

    他不能伤害新娘,不能违背父母的意愿。只能牺牲自己,将一切一个人独自背负。

    终究,陌路殊途。

    只是叶修在将王杰希扛上车的时候,隐约听到王杰希念叨了一句“文州······”。


十.

    没想到再见却是一年之后。

    王杰希在超市遇见喻文州和他的新婚妻子。女子的腹部微微隆起一点,像是怀孕了的样子,脸上挂满幸福。

    喻文州因为背对着他,所以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王杰希想,他应该也过得很幸福。

    王杰希原本只想看一会儿就走,哪知喻文州突然转身,好像看见了他,面色有一丝复杂,然后转瞬即逝。就连王杰希也没有看清那复杂的神色中蕴含了些什么。

    “杰希,好久不见。”王杰希慢吞吞地推着车来到喻文州面前,喻文州微笑着和他打招呼。

    在王杰希思考喻文州到底有没有这样喊过自己的时候,喻文州已经从购物车里刨出一团雪白。“杰西卡真是越来越可爱了。”

    “是啊。”王杰希正因为理解错喻文州的意思而尴尬,旁边的小姑娘已经凑了过来。“诶,你就是王杰希啊,经常听文州说起你。”

    “哦,还真是荣幸。”王杰希有些无奈地说。看着这样单纯的小姑娘,王杰希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嫉妒。嫉妒为什么陪在喻文州身边的不是自己。

    没有办法,亦没有立场。

    就在王杰希晃神的时候,小姑娘好奇,伸手去戳杰西卡。而杰西卡似乎心情不好地抬手就是一爪。王杰希下意识伸手去挡,手便鲜血淋漓。

    一时间三个人都呆住了,直到杰西卡似乎意识到自己犯错了的轻微叫声才让三人恢复正常。

    “你·····”

    “没事,小伤。毕竟现在退役了。”说着,王杰希从喻文州手里抱过杰西卡,又瞥了瞥那依旧呆愣的小姑娘微微隆起的肚子。“好好照顾你家孩子,我就先走了。”

    喻文州死死盯着王杰希的背影,终于在他背影消失的时候,眼中流露出一点破碎的悲伤。

    你可知道我过得其实一点也不幸福。

    没有你的幸福,我一点也不想要。


十一.

    联盟里的人陆陆续续都结婚了。还有张佳乐孙哲平也结婚了,两人当时退役出柜闹得沸沸扬扬满城风雨,只是幸好他们走过来了。最令人惊讶的是杜明真的追到唐柔了还要结婚了。原本为了这事职业选手群里还专门开了个赌局。杜明在喝酒的时候和他们聊起这件事,还嚷嚷着让他们给钱。唐柔微笑着坐在一边静静地看着。

    真好。王杰希想。

    王杰希也在几年里被母上大人逼着各种相亲,只是他对那些女孩子都没有感觉。为了不耽误人家女孩子,只能每次都婉言谢绝。次数多了以后,家里其他人便也随他去了。

    在这几年里喻文州的女儿也出生了,名字叫喻灵理。可惜妈妈在生产过程中大出血,没抢救过来。所以别人都说“灵理”这个名字谐音“连理”,取“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之意。

    当初王杰希还害怕喻文州崩溃,去看了看他。没想到喻文州一脸平静,进门第一句话就是

    “王队,别来无恙。”

    是当初见他都会说的那句话。

    “嗯,喻队也是。”

    王杰希恍惚间听见自己这么说。感觉仿佛又回到了还在荣耀中浴血奋战的那个时候。

    “王队是特意来看我的吧?谢谢王队关心,我没事。”喻文州转头温柔地看了一眼正在摇篮里熟睡的婴孩,“孩子叫喻灵理。”

    喻灵理渐渐长大,但是却调皮得不像喻文州的女儿。经常弄得黄少天吹胡子瞪眼睛。

    “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我怎么觉得你女儿折腾人的方式和魔术师有点像啊。一定是错觉吧。蓝雨的未来居然像对家,怎么想怎么恐怖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行不行,我一定要把她带回来。”

    于是黄少天试图将喻灵理从“歧途”上带回来的第108次计划失败。


十三.

    在所有人意料之中的,喻灵理进入了蓝雨,成为了新一代的蓝雨未来。

    值得一提的是,喻灵理使用的角色是魔道学者。

    浑身蓝色的魔道学者。

    诡吊得和当年的魔术师一样的打法。还有卓越的战术和无比敏锐的战斗直觉。

    还记得当年黄少天一脸痛心疾首地和喻文州说,小时候说她像对家也就算了,怎么长大了还玩起魔道学者来了。

    可能是王杰希带的。喻文州微笑着说。

    我靠靠靠靠靠靠靠靠,王大眼那个不要脸的,居然敢拐卖我们蓝雨未来。不行不行不行不行,我要去和他jjc单挑!我要用行动告诉他蓝雨的未来不是那么好拐的!!!!!!!王大眼!来PKPKPKPKPKPKPK吧啊啊啊啊啊!!!!!!!

    (王杰希:搞得好像谁怕你一个话痨剑客一样。你当初打赢过几回?)

    据装备开发部匿名工作人员透露,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已退役话痨剑客逼着他们装备开发部把所有给魔道学者的银武通通做成蓝色。

    在所有人意料之外的,喻文州得了很严重的病。病入膏肓无药可医药石罔顾的那种。

    彼时喻灵理正在国外参加世邀赛就没告诉她这个消息。哪成想这病就像夏日里的暴风雨一样迅疾,在所有人措手不及中,飞快地吞噬着喻文州的生命力。

    喻灵理没想到,这一去,竟是永别。


十四.

    喻文州病重的时候,联盟里所有人都来看他。最近几年联盟里的人都老了,连带着人也去了不少。还能剩下的人,真的不多了。

    大多数人都是拖家带口一起来的,只有王杰希还是孤身一人。

    送走了明明已经退役了却仍旧哭得像个孩子的卢瀚文以后,病房里只剩下了王杰希和喻文州两个人静静地相顾无言。

    终于,还是喻文州先开口了。他依旧挂着那副温和的笑容,面色苍白,下巴尖得仿佛一低头就能戳伤自己,声音也因为病痛的折磨而显得有些沙哑,可是依旧好听。

    “王杰希,我不相信你真的没看出来我喜欢你。”

    “我看出来了。”王杰希坐在喻文州床边,镇定地说。可是紧紧握着床单的微微发抖的手出卖了他。

    “你喜欢我吗。”

    “当然喜欢。可能,比你喜欢我还要久。”

    “那为什么不在一起。”

    “听过这样一句话么。”王杰希终于执起喻文州的手,原本的骨节分明白皙干净的手,现在分明只剩下了一把骨头。王杰希的眼中溢满心疼,于是他低下头,不让喻文州看清他脸上的神色。“『不能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我的父母或许永远也接受不了你,我当时不知道你是不是弯的,更加不知道你喜不喜欢我。掰弯你,或许连朋友都没得做了。不如这样。”王杰希吻了吻喻文州左手的无名指。因为治疗以及消瘦的缘故,喻文州手上的戒指摘了下来。这样轻柔的一吻,好像他们都回到了几十年前。那时候喻文州还没有结婚,王杰希还喜欢着喻文州。

    虽然现在,王杰希依旧喜欢着喻文州。而这喜欢不必原来少半分,只会更加强烈。仿佛一坛美酒,放得越久,打开时便越醉人。

    王杰希抬起头,盯着喻文州的眼睛。喻文州也少见地没有微笑,只是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王杰希。

    “我喜欢你,毋庸置疑。可我不能把你也给毁了啊。”王杰希用轻微到几乎听不见的声音低喃。

    病房外和监控室里的联盟众人都忍不住眼眶湿润鼻头发酸,有的已经落下泪来。

    王杰希的放弃与守护,他们都看在眼里。

    这样大概是最好的结局了吧。


十五.

    喻文州葬礼那天下了大雨。细密而冷冽的雨丝打在伞上,也打在心头,让人感觉连心也一并冷了。

    王杰希精心打扮了一番,像是要参加自己的婚礼一样郑重其事。穿着曾经穿去喻文州婚礼的那件西服,拿过特意买来的白色的伞,开车去了现场。

    喻文州说过,他穿这身白色西服很好看。

    这件白色西服,他或许只会再穿最后一次。

    在他自己葬礼的时候。并且永远不会脱下。

    王杰希一手撑伞,一手抚摸着口袋里那个圆润而有棱角的小物件,唇边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笑什么笑不知道的还以为喻文州是你干掉的(划掉))

    会场里开了空调。其实温度并没有区别,只是湿气轻了点。王杰希心想,或许是因为心冷了。因为他心中的热血,一个已经到了不能再肆意追逐的年纪,一个······正躺在离他只有几步远的地方。他看到联盟里能来的都来了。大家眼中都弥漫着不同程度的悲伤、惋惜、惆怅,还有回忆过去的向往和无奈。

    喻文州穿的也是他结婚时的那一件黑色燕尾服。如果忽略过于苍白的脸色,看起来就和熟睡没什么区别。睫毛很长,微微卷着。熟睡的喻文州看起来乖巧得像个孩子。岁月似乎刻意避开了他,时光让他变得更加成熟,只在他的面容上留下了一些微不可觉的痕迹。

    王杰希在他身边放了一只白色的玫瑰,悄悄地把他买的戒指放在喻文州手心。

    王杰希出门的时候,雨刚好停了。天空出现了久违的晴朗。一道浅浅的彩虹露出一角。

    文州,我这辈子最遗憾的事情就是不能和你相守白头。

    但是我从不后悔遇见你。

    相忘于江湖,或许是我们所能拥有的,最好的结局。

——————————————————

    看《解忧杂货店》的时候,王杰希会想。如果真的有这一家店,他到底应不应该去投递信件呢。

    或许可以说服爸妈让我和他在一起?

    可是当他在那一页写下那一句话,选择默默守护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果然还是这样的人。不管如果真的投递进去后收到回信的答案是什么样的,他,只有这一条路可走。别无选择的无可奈何。

——————————————————

    喻文州总是喜欢在逗猫玩的时候叫它杰西。

    “杰西,杰西”

    『杰希』

    声音温柔得好像在呼唤自己心底的爱人。

——————————————————

   喻灵理在喻文州去世后的某一天跟王杰希说,杰希叔叔,我爸爸喜欢你,我很早就知道了。

    他的房间最显眼的地方放着蓝雨全队和王不留行的手办。索克萨尔和王不留行并肩战斗。

    他有时候会在梦中流泪,有时候会喊着大眼突然惊醒,也有时候会在梦中微笑着轻声呼唤杰希。

    他有一天跟我说,他喜欢你,而刚刚好你也喜欢他。只是很可惜不能相濡以沫,只能相忘于江湖。

——————————————————

    其实老一点的那只杰西卡已经去世了,王杰希现在养的这只和它一模一样的是那只杰西卡的孩子。只不过,王杰希依旧叫它杰西卡。

    这样,那个人叫杰西卡的时候,感觉也像是在叫他一样。

    喻文州去世以后不久,小杰西卡也去世了。其实两只猫都算活了很久的猫了,都是善终的。

    只可惜,猫的寿命总不比人。一个人七分之一的寿命,就是猫的一生。

    可是你的人生明明还有那么长······

——————————————————

    王杰希将两只猫葬在了一起。在喻文州的墓旁。

    很多年以后,这里还会再多一个人,陪他一起沉睡,直到永远。

==================

【刀得我一口老血】

【良心好痛/说着捂住了自己的良心】

【王队放下你的扫把!还有喻队能不能不要这样看着我,,,你笑得好诡异我好害怕QwQ】

评论(1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