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妄图产出の咸鱼少年(雾)·云乐酱

『人生而孤独』
『但是能够在这个世界上遇见你们,真的太好了』

[高乔]人生若只如初见 下

* @君莫笑雨烦 的50fo点文

*是刀不是糖是刀不是糖是刀不是糖

*化学系学长高×学弟乔,双向暗恋但是没在一起:)

*私设如山,以及咸鱼文笔

*点梗的高乔第一次见面设定。不过感觉自己写着跟这个梗没有什么关系了。。。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有肖戴/王喻/叶黄,无tag注意避雷
有一句话卢刘/袁徐,无tag注意避雷







九.

    一个学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大学的生活不如想象中有趣,但也不算太过无聊。高英杰总是很照顾乔一帆,让乔一帆很快地就适应了大学的生活。而卢瀚文因为年纪小受到大家更多的关照。袁柏清总是喜欢念叨他们系的导师方士谦,还经常去隔壁找同系的朋友聊天(念叨方士谦大概只是为了说起他隔壁的新实验搭档(划掉))。只是大家总会心照不宣地在每个月的末尾躲过宿管大妈的查寝,进行一场愉快的吐槽大会(划掉)座谈会。

    “诶瀚文我今天在化学系看到你们喻总了。”

    “是吗。难怪吃饭的时候只看见了黄少诶。应该是去找男朋友了吧?”

    “话说今天杰希导师好像心情很好,实验都是一次成功的来着。”

    “是啊。怎么感觉闻到了一股狗粮的香气。”

    “恋爱的酸臭味啊······”

    “错觉。我们宿舍里只有单身狗的清香。”

    “天天拆我台有意思吗?”

    “有意思。”

    “你······”

    说到学院里的导师们,乔一帆托着下巴,想到的却是高英杰。

    学长他······有女朋友吗?或者说······男朋友?

    还真是······羡慕呢。

    乔一帆有些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英杰学长的话······应该是直的吧。还有自己那种想法,被人听到简直像是痴汉一样,好丢人啊······

    “一帆,你没事吧?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发烧了啊?”

    “没事没事,”被发现异常的乔一帆略有些惊慌地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可是越来越红的脸却显示并不是这么回事,“我有点困啦先去睡咯。大家也早点睡吧晚安!”

    乔一帆快速地说完这番话就冲进了洗漱间,用凉水狠狠泼在脸上。

    一定不能让他们知道。

    看着乔一帆冲进洗漱间,三个人面面相觑。互相交换了一个“肯定有什么问题”“他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为了保护室友的未来,所以我们决定搞事情(划掉)弄清事情的真相”的眼神。

    【不要问我为什么一个眼神里有这么多意思】

    【这都是爱啊啊啊啊啊】(划掉)

十.

    “今天是七夕了,大家节日快乐~我约了隔壁寝室医药系的徐景熙一起出门,今天晚上的话······大概不在。”

    “我和小别前辈也打算一起出去的。”

    “一帆你呢?”

    乔一帆看着QQ群里的几条消息陷入沉思。

    所以说今天七夕他们都不回来了我是不是也可以去找英杰学长?英杰学长会同意吗?他会不会已经约了别人或者被别人约了?

    【等等难道关键问题不是他们什么时候搞在一起的吗?】

    “我啊······你们就不用太担心啦。玩得开心。”

    发完这条消息之后。乔一帆颤抖着手点开了特别联系人。那一栏赫然静静地躺着一个人的名字,一个他不敢去触碰的人。

    “英杰学长,今天晚上有时间一起出去玩吗?”

    打完之后,乔一帆闭着眼睛一咬牙点击了发送,然后迅速按下锁屏键把手机倒扣在桌上。脸红得像是刚刚从桑拿房里出来。

    完了完了,英杰学长会不会觉得我太莫名其妙啊······我该怎么办啊QAQ

    令乔一帆没有想到的是,高英杰的回信来得特别快:

    “好啊。反正今天系里放假,一帆想去哪里?”

十一.

    诶?英杰······英杰学长居然同意了?!

    “那学长我晚上就在未英湖那边等你好了。谢谢学长⁄(⁄⁄•⁄ω⁄•⁄⁄)⁄”

    “哈哈没事的^_^”

    晚饭时间之后,乔一帆早早地等在未英湖旁。湖面上吹拂而过的风带着微微的凉爽和湿意,在炎热的夏天吹得人有些微醺。忽然听到不远处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呼唤他的名字:

    “一帆!”

    “英杰学长!”乔一帆挥了挥手示意他在这里。随后就看见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逐渐放大、清晰,然后变成梦里的样子。

    “诶?一帆你今天没戴眼镜?”

    “不是啦。最近买了副隐形眼镜,今天刚到就试了试,是不是······看起来很奇怪?”

    “没有。”很可爱。

    高英杰差一点点就要把后面那半句话说出来了。不知道是因为光线还是隐形眼镜的原因,今天的乔一帆显得特别的可爱,尤其是眼睛,看上去好像会发光一样。

    “啊没有就好。”乔一帆有些害羞地挠了挠后脑勺上的碎发,小声说,“我还以为戴隐形眼镜看起来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所以一直没敢带呢。”

    “噗”高英杰听见乔一帆的碎碎念便忍不住笑了出来。随后顺手揉了揉他柔软的发顶,“所以说,一帆今天晚上想去什么地方?”

    听到了高英杰的问话,乔一帆故作神秘地眨了眨眼,“跟我来。”

十二.

    “这是去哪里啊?”高英杰看着面前拖着他的人,有些好奇。

    “马上就到啦。”

    晚风吹拂过两人的肩头,发梢在风中微微扬起融入黑暗,外面的一切喧嚣仿佛都与两个人无关。

    “诶,这不是摘星塔吗?今天居然开了?”

    “我可是特意打听到摘星塔在七夕的时候会向大家开放哦。”乔一帆眨了眨眼,做出一副小得意的样子。高英杰看见他这样不禁也笑了,“嗯嗯,一帆最棒了。”

    虽然爬到塔顶已经精疲力尽了,高英杰和乔一帆还是感觉很开心。毕竟这个地方平时从不向学生开放的。

    “诶英杰你看,烟火表演!”

    “是啊,去年看到过,但是完全没有今天这么惊艳啊。”高英杰笑着回答,“说起来还要多谢一帆带我来呢。”

    “诶?不,不用道谢啊。”乔一帆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想了想,终于鼓足勇气在烟火声音的掩盖之下开口了,“英杰学长,从刚刚开学的时候就认识你了。当时你帮我指路,带我去宿舍。开学后又很照顾我。我,我一直想跟你说一句话,那,那个,我喜欢你!”哪成想他说最后一句的时候烟火刚好结束,高英杰听得清清楚楚。尾音消散在晚风中,带着奇异的缱绻味道。

    高英杰有些僵硬,“一帆你······”

    乔一帆显然也没有料到这种情况。他低下头沉默了许久,整张脸憋得红成一只番茄,“如果你不愿意现在给我回复也没关系。我,我可以等。”

    “······一帆,这件事,还是容我想一想。”

    在乔一帆和高英杰没有看到的角落,四双眼睛面面相觑。

十三.

    时间又过去了一个月。

    这一个月中乔一帆过得并不好。先是高英杰似是有意躲着他,然后又要接受室友们的狂轰滥炸,说是要做他的什么狗头军师,真是心累。

    在一次实验课之后,王杰希导师将他单独留了下来。

    “一帆,你知道我要跟你说什么吗?”

    “老师······是知道那件事了吗?”

    王杰希神色平静地看着乔一帆,“只是略有耳闻罢了。今天把你留下来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我想问问,我这里有一个出国交流学习一年的机会,你有什么想法?”

    “······老师,我能问个题外话吗?”

    “没关系,你说。”(果然是好爸爸啊,毕竟是自家孩子(划掉))

    “如果一不小心跟喜欢的人告白了,对方却一直没有回应,应该怎么做?”

    “双方都先冷静地想一想是最好的。”

    “······好的老师我明白了。老师再见。”

    “······你当时可不是这么做的。”乔一帆刚走,一个含着几分笑意的声音响起,温和的语调让人如沐春风。“杰希大大当年,可是死缠烂打紧追不放的哦。”

    “他们的情况和我们不太一样啊。”王杰希转过椅子看着身后走出的人,“这两个孩子天生都是腼腆的性子,英杰也没有看清自己到底喜不喜欢一帆。不然,你以为为什么英杰要来找我,跟我说我把这个出国交流的名额让给一帆?”

    “杰希大大还真是操心。哪像我们系的那个小家伙,直接搬到人家宿舍里去了。”

    “瀚文的确不错。有当年黄少天的风范。”

    “我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夸少天吗?”

    “黄少天那个家伙,也就管理系那个家伙能制住了。一个垃圾话一个自带嘲讽,天生一对。”王杰希有些挖苦地说。

    “那我呢?”

    “你,当然是最好的。”

十四.

    斟酌再三,乔一帆选择出国。

    虽然室友们对于这件事情争论不休(虽然乔一帆也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这回事的(划掉)),不过他还是觉得王杰希导师说的有道理。他······其实也不想当面听见英杰决绝地拒绝他,然后连朋友的关系都无法维持。还是先冷静一下吧。

    或许······自己可以忘记他。

    乔一帆离开的那一天,他在机场的大厅里看了很久很久,却没有看到高英杰的身影。

    算了吧。都已经是这样的结局了,你究竟还在期待些什么啊?既然都选择了放手,就走得了无牵挂一点啊。

    乔一帆看着前来送他的刘小别卢瀚文袁柏清戴妍琦和肖时钦王杰希,还有跟袁柏清一起来的徐景熙跟王杰希导师一起过来的喻文州导师跟卢瀚文和喻文州导师一起来顺便把叶修也拖来美其名曰锻炼身体的黄少天导师。一一道别后,便头也不回地拖着行李箱走了。背影显得孤单萧瑟而又寂寥。

    他没有看到,在机场一个十分隐蔽的角落里,一名少年看着他的背影远去,直到消失在视线尽头。

    “英杰,走吧。”王杰希拍了拍一直躲在角落的人的肩膀。

    “嗯。”

十五.

    国外的日子十分辛苦。乔一帆试图让自己忙碌起来,以便忘掉那个他不想再提起的人。他发现这样很有效,在忙于学业的时候,他很少再想起那个人了。

    可是在过度工作下,他病了。

    人都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当一个人生病的时候,也是他最脆弱的时候。不愿想起的记忆在这时,如同潮水一般涌来。

    微笑的生气的难过的开心的流泪的愤怒的惊讶的害羞的温和的严厉的宠溺的包容的······

    他爱着的······

    高英杰

    在病好后收拾带来的旧物品的时候,乔一帆突然发现了一张夹杂在书中的纸。纸似乎是被揉过一样皱着,但是能看得出来很小心地夹在书中。

    乔一帆还记得,高英杰说过······

    不对为什么又要想起他啊。

    心里这样想着,乔一帆还是翻箱倒柜点起了一根小小的蜡烛。熟悉的字迹隐隐在纸上浮现。

    一帆风顺,一寸相思。

    一生,若如初见。

    轻微的啪嗒一声响起。像是雨滴落在窗沿。

    又像是······谁心碎的声音。

==================

【乔一帆小天使表示,在我临走前也要撒一大把狗粮这种行为是不道德的/冷漠】

【一帆这里大概是认为英杰委婉地拒绝他了emmmm】

【应该还会改吧,,,欢迎提意见。新手练笔√】

【刀不刀不好说,反正有答应过的番外糖吃√】

【最后比心ヾ(✿゚▽゚)ノ♡】

评论(19)

热度(18)